一、
如今我體認到,就某方面來說,我在那些年中一直都沉睡著,只不過夢見自己是醒的,直到遇見待我亦師亦友的蘇格拉底為止。在那之前,我總以為,我理當擁有一個洋溢著歡樂和智慧的優質生活,這就像已注定好的命運。我從未料想到,有朝一日我得學習如何生活—我必須遵守某些特定的戒律清規,掌握某種看待世界的方式,方能清醒地過著單純、快樂、不複雜的生活。


二、

rationali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